集聚效应。

假装自己贼厉害

茶茶

Cherys:

回忆起来我对文手的朋友干过最过分(?? 的事大概就是给他打电话念他写的小黄文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水手服腿毛战士:

摸鱼!一些奇怪的脑洞

有微量瑞金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qisces中二生:

#再一次高考影院233#ヾ(*´∀`*)ノ
明天就是最后一天啦!!
千万不要熬夜复习哦
安定保佑你们考918、211!!
考完就可以浪啦(●´∇`●)

【刀剑乱舞】语c—高考应援:宗三左文字

Renjoh_江雪莲城:

#高考应援
希望各位审神者大人取得理想的成绩。
加油哦。


“听闻您近日将逢试炼?”


抬手压下鬓边扬起的樱色浅发,总是含着哀愁的眼波更添三分忧色。
“您在这里费的心思太多,倒忽略了自身呢。”
垂眸信手抚平袈裟上并不明显的压痕,故意不见对方无措又尴尬的眼神。


袖中揣着雕刻精致的象牙梳,是旧年审神者刚入职时送的。指尖一勾,温润细腻的触感入手。
撩开衣袍起身移位到主君身后,骨节分明的五指触碰到顺滑的发丝,象牙梳随之跟上。
“旁的我也不会了,便为您打理一下仪容吧。”
梳齿没入乌黑柔亮的发丝,从发根梳到发尾。


“作为主君的您如果仪容不整,那么我们这些家臣也面上无光。”
一下,又一下,将人发丝梳理的整齐光滑,高高的扎成一束马尾辫,拿深蓝的发带绑上小小的蝴蝶结。


齿梳收回袖中,起身略整理了一下,才到正襟危坐的人面前。


左手抬起扣到胸腔,右手仿若持刀一般放在腰侧。贯是含愁的眉眼舒展开来,抿了抿浅色的唇,嘴角扬起弧度。不是往日的讥讽带暗嘲,而是真切的笑意。
双膝微屈,郑重其事的行了大礼。


“愿您此去一飞冲天,未来无忧。”

【好茶】一室墨香

浮生半盏:


※2017高考作文全国卷Ⅲ,“我的高考或我看高考”.
※亚瑟视角,副标题选择,我看高考.历史内容没有考证,如有谬误,是我瞎写(.







 


00.


卷天的乌云散去,风暴后天际放晴。阳光毫无遮拦地泼洒,在海面映出一片熠熠,晃得人睁不开眼。


 
 


海上航行的第六个月,从好望角兜转过来的航线走到终点,那块传说中遍地财宝的大陆已经出现在地平线上。略略估测,我们的船队在太阳下落之前即能抵达那片乐土。


 


我们被安排进京,清人的皇宫的确富丽堂皇。这是一个庞大帝国的中枢,登陆后的时间里我了解到这里和欧洲的不同,他们的皇帝几乎是绝对的权威,这与中世纪时的教皇似乎有些相似。除此之外,我们发现这里的商业还算繁荣,丝绸,茶叶,瓷器,这些在欧洲为贵族们抢破了头的东西随处可见,也许是个取得合作好兆头。


 


但这些并不是我关注的绝对重点,正如海峡对面生活着弗朗西斯,还有英伦三岛与我争夺领土的我的兄弟们,这片土地上同样存在着我的同类。


 


那是一个很年轻的男子,同他们国家的所有人一般拥有黄色的皮肤和黑色的眼睛。但他好像又是与众不同的,单单站在那里,就足够引人注目。


 


我第一眼见到他,是在殿试的考场上。清国的皇帝自恃国富民强,要让“偏远的小藩国”见识一下他们天朝的人才济济,邀我们旁观科举的终役。我对于这样的东西毫无兴趣,甚至可以说是嗤之以鼻。那些迂腐文章选取出的所谓人才,根本无法对这样一个僵化的国家起到丝毫实质作用,存在了千年的科举不复荣光,而是显得有些不合时宜。


 


 
王耀就是在这样无聊的场合下吸引了我的注意。他站在皇帝的下首,垂着眼帘,双手揣在宽大的袖口中平端起来。他穿了一身正红的袍服,头发不像其他人那样梳成滑稽的长辫,而是好好的蓄着,在脑后简单挽成一个发髻。


 


 
我没有办法挪开我的视线,他似乎注意到我肆意而毫无遮拦的目光,抬起头来对上我的眼睛,略微颔首,沉静一笑。


 
 


初见,我在一室墨香间与他遥遥相望。


 


 


 


01.


科举被废除了。


 


彼时辛丑条约早已签订,我坐在东交民巷里喝着中国的清茶,与各国一起,将新政当作一场笑话来消遣。


 


没料到王耀居然找上门来。


 


日落时分,下人将他带上来,他依旧一袭红袍,黑发如瀑,见到我后,一颔首即算打过来招呼。王耀原本不怎么愿意见我们这些侵略者,当年炮声一响,他就不知到哪儿去避着了,只有每回签订条约时才能见到他越来越苍白的模样。我请他坐下,亲手为他斟一杯茶,等着他说明来意。


 


 
说起来也是好笑,他是这片土地,如今进出自己的领地倒还需旁人点头了。


 


王耀在我对面坐下,茶过半盏,才总算开口。


 


 
“柯克兰。”他道,“科举制被废除了。”


 


这我当然知道,可他来找我说这个做什么?我嗯了一声算作是回应,等着他的下文。


 


王耀接着道,“你……应当是见过科举考试的,你以为,这个制度如何?”


 


今天的王耀真让人摸不着头脑。我心想科举我是见过,可当日入了我眼的只有你,你让我怎么说?沉吟片刻,我道,“迂腐的制度,废除了也好。”


 
 


王耀看看我,又侧头望向凉台外面的街景,眼神里似乎有些恍惚,又像是迷茫。


 


“……是啊。”他喃喃,“废除了也好。”


 


 


 


 


02.


科举废除了,后来新中国建立,摇身一变,科举成了高考。


 
 


那段时间我和王耀关系不好,一方面承认他的存在,另一方面秉承大英帝国的平衡精神,和阿尔弗雷德勾肩搭背,同与王耀隔了一个海峡的那位保持实际联系。正因如此,这回我没那个眼缘看一看他们高考的光景,也没福分看一看考场上站着的王耀。


 


再后来,高考也废除了。


 


 
听说那个一向平和的王耀在中南海跟他的上司拍了桌子,大吵一架。言辞激烈,说是这么做无异于自断未来,愚蠢至极。


 


说得倒是句句在理,可有什么用呢。我们这些人,上司给两分薄面还算是个东西,不放在眼里也就是个吉祥物,王耀这是在自讨没趣。果不其然,又过两天,消息传来,废除高考的文件都下来了。


 


国际上的事没个准,又过了几年,中英建交。我和王耀在镜头前那一握手,将两个国家的命运又串在了一起。有了这么层关系,后来那位颇有远见的先生决定恢复高考时,我又有幸目睹了一回。


 


那次见到王耀,他已然长发落地,一头短发清爽利落,斜斜戴着顶军绿的帽子,满大街的军装穿在他身上倒是精神有余。一双黑眼睛亮似星辰,站在一个考点门口,给那些年龄参差不齐的学生们敬礼。


 


他站在树荫下,却似自带太阳。


 


 


 


 


03.


2017年,重台栀子玉攒花,又是一年高考季。


 


王耀站在烈日下,向每一位考生致意,祝他们取得好成绩。他又蓄起了长发,低低束起搭在肩头。他不知从哪儿弄来一身高中的校服,穿起来衬得整个人年轻而有朝气,还有几分青涩意味。


 


 
我远远看着他,他回头一笑,依稀又是当年保和殿内,遥遥一望,胜过满室纸贵墨香。


 


 


 


 


 


 


-花了两个小时..还跑题了.全文1768.
继续给学长学姐们打call!!

真棒啊

⑨②①⑥:

4月太忙以至于空摊(ノ∀`)。。。

于是打算把足利旅行的照片印来当交换无料

DAY2摊位在F18~19

规则还是投食或用被被相关交换

明信片一共5张,最后一张暂时保密~

(话说回来天气不好画起来真是太痛苦了orz...)


另外摊位上有甜甜圈挂件和猫挂钩剩余现货

这个是DAY1+DAY2双日

CP结束后如果有剩余量会放通贩,没有就没有了^o^;

【忘羡】爆竹声中一岁除

啊啊啊啊啊啊新年发糖太太我爱你啊啊啊啊啊

抹茶司康:


※现代paro,少年汪叽x子羡.
※摸个段子,新春快乐.



-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


在中国人的习俗里,爆竹算是除旧迎新的一大保留节目,噼里啪啦的非得从除夕响到正月里才好。年夜饭还没开桌,有心急想抢个彩头的人家已经摆开架势把长长一串红龙似的爆竹炸得震天响,引得魏婴抛下手里的电视遥控噔噔噔跑去厨房催促,蓝湛蓝湛,我们家什么时候打爆竹?


套着围裙帮忙往外端菜的蓝湛将手肘抬高了些,避开莽莽撞撞奔过来的小朋友将盘子稳稳当当放上了桌,略略估计了饭菜的进度,道,“还需片刻。”


魏婴一个急刹车,扭身又跟在蓝湛后面,踮起脚尖扒在桌沿上觊觎那两盘菜色,拖长了尾音抱怨,“啊——可是我都饿了!”


“无妨,忘机你先带他去吧。”掌勺的蓝家长兄抽空望了这边一眼,“没什么需要帮忙的,马上就能开饭了。”


兄长既然发言,蓝湛默默应声,面无表情地脱了那件商场活动赠送的印着Hellokitty的围裙。他装作没看见魏婴伸手从菜盘里偷了一块肉的行径,拿出手帕擦了擦那只小手上的油污,牵着包了满嘴食物说话含含糊糊的小家伙出去了。


点火之前蓝湛回头确认魏婴躲在安全距离以内,手上迅速一晃收了打火机快步退开。走了没两步爆竹便咋咋呼呼开了锅一般,抬头一看魏婴双手捂着耳朵,身上红色的新衣服衬着扬了满天满地的鲜红碎屑,又映了脸上灿烂到晃眼的笑容,一道送走了旧年的尾巴。


-
吃过晚饭,照例该是一家人守着春晚的时候。蓝曦臣和蓝忘机坐在沙发上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天,魏婴开始在他们身边规规矩矩坐了一会儿,没多久就不安分起来。这里蹭蹭那里摸摸,自己抓了蓝湛的手臂来在上边写字玩儿,接着干脆小短腿一甩蹦下沙发,家里四处野去了。


夕兽畏红畏声响,除夕这天响动是不能停的。爆竹放罢,烟花贴着后脚跟就来了。


窗外第一片璀璨炸开时魏婴正弯腰捡起掉在地上的小玩艺儿,许是距离比较近了,突如其来的巨响吓得他直起身来下意识就要往沙发那儿跑。年长些的两位听了也是一惊,生怕魏婴给吓着了,四目齐齐看向他,还有点抬臂迎他到怀里的意思。


却说魏婴腰是直起来了,腿也将将要提起迈向那边,脸上神情愣愣的,犹豫着反是晃悠一下止了步。蓝涣见他这样觉得好玩,松口气笑了。蓝湛放下抬了一半的手搁回膝上,依旧是一派雅正端方的模样,只是眼底不易察觉的柔和下来。


魏婴许是感到有些不好意思,跟着嘿然一笑搔搔后脑。不成想这烟花刚刚才算是擂了声战鼓,突然又砰砰炸响一串儿,惊得魏婴连玩具都顾不得了,一溜烟飞快蹿到蓝忘机跟前扑进他怀里闭着眼睛瞎喊,“蓝湛蓝湛!抱住我!”


被喊到名字的人条件反射地搂紧钻到怀里的软软的小家伙,又由着他捉住自己的手捂到耳边,“蓝湛蓝湛!捂住我的耳朵!”


“捂住了。”


蓝忘机顺着人意替他捂住耳朵,静静在夜空漫天华彩下守护怀中人。


-
沉稳雄浑的钟声自寒山寺传扬开来,伴随着爆竹噼里啪啦的声响又是一阵接一阵此起彼伏。蓝湛掀起魏婴的枕头,将压岁钱四平八稳放在下面压好,这才让魏婴爬上床钻进被窝里来。


熄了灯,因为守岁而破例晚睡的蓝湛径自阖了眼。不料身旁躺的小家伙还不肯安分,从两床被窝衔接的地方钻了过来,一小团蠕动着爬到蓝湛胸前,探出脑袋来正好对上那双浅色的眼睛。魏婴也不惧,笑嘻嘻弯了眉眼嘟起小嘴吧唧亲在几乎贴面的好看脸蛋上。


“二哥哥,新年好!”






-刚刚入坑第一次尝试忘羡,ooc请多包涵..多指教quq

周计划狂魔聚。